“传统网文”式微,网络文学内部迭代正在到来?

10月20日,由江苏省网络作家协会和苏州市作家协会联合主办的2019苏州网络文学对话会在苏州举行。国内著名网络文学研究专家、网络文学网站负责人、网络作家等二十余人,围绕“当下文学生态和网络文学的前景”展开对话交流。

二十多年来,网络文学作为一种新兴文学业态,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不断更新迭代。10月20日,由江苏省网络作家协会、苏州市作家协会主办的“2019苏州网络文学对话会”在苏州会议中心举行。国内网络文学研究专家、知名网络文学网站负责人、著名网络作家等二十余人出席会议,以“当下文学生态和网络文学的前景”为题展开激烈对谈。

中国作协网络文学中心主任何弘,江苏省作协一级巡视员王朔,江苏省作协副主席、苏州市文联主席、作协主席王尧,江苏省作协联络部主任、省网络作协副主席、秘书长吴正峻,苏州市文联党组书记、副主席陆菁,苏州市委宣传部副调研员高平等出席会议。

对谈由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何平主持。“苏州是中国现当代文学重镇,通俗文学传统深厚,近年网络作家辈出,是值得关注的文学现象。”何平说,“在这里我们讨论,网络文学从最早的免费阅读,到后来的付费阅读,是否存在迭代?进入网络文学收费时代后,从早期的2003、2004年,到后面的IP时代,再到提倡现实主义题材的今天,是否存在迭代?我想这既是网络文学史的问题,也是网络文学的现实问题。”

对话会开场,王朔作主题讲话,介绍了江苏省作协近年来发展网络文学的系列举措。

未来已来?网络文学新生代入场

对话交流环节由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何平主持,与会嘉宾从不同角度对相关主题进行了深入的研讨、交锋。

此前,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邵燕君将网络文学发展并确立基本形态的前20年视为“传统网文”阶段,将2015年后兴起并壮大的“泛二次元网文”视为网络文学写作的新阶段。大数据报告也已显示,用户群体的年轻化和网络文学、二次元产业的发展,使网络文学和二次元的结合已成为时下内容新趋势。

未来已来——面对网络文学的内部迭代,如何看待网络文学的新发展?

“数据库写作”、“人工环境”、“梗文”是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博士后高寒凝在当下网络文学潮流中观察到的有趣现象。“数据库写作”的概念源自日本学者东浩纪,他认为生长在后现代语境中的新一代年轻人在消费漫画、动画等文化产品时,看重的不再是作品中完整的宏大叙事,而是构成角色设定的一系列能够激发受众无限爱意的“萌元素”。这些“萌元素”经过拆解、遴选和组合,就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数据库。读者对这些人物形象的阅读和消费,实质上是针对这一数据库的消费。它指向的是一种图形化、影像化的接受方式。

关于网络文学写作的潮流转向,中国社科院文学研究所博士后高寒凝在会上提到这么几个概念:一是数据库写作,这一概念最早由日本学者提出,描述90年代成长起来的日本年轻人对文化产品的一种新的阅读接收模式;二是人工环境,可以理解为设定,是一个人工建构规则的世界;三是梗文,梗用一个词涵盖了一个巨大的信息段。“我在研究这些新的网络文学写作潮流中发现,文字媒介可能对于未来的网络文学创作来说可能是一个障碍,文字不够用了。”

“人工环境”则是由作者建构出的,质料、元素和基本物理原理与现实世界不尽相同的世界设定及其规则。它深刻体现了电子游戏对网络文学的影响。

技术上的冲击究竟会给网文带来什么影响?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邵燕君去年提出传统网文的概念,她把传统网文理解为“起点”模式,它大体参照原来文学传统中的叙事形态。而随着技术的发展,未来可能有更多的表达方式进入到网络文学当中。“我的悲哀在于,我清楚地看到了这个限制,我最多能研究传统网文。我觉得我的生命形态不同了,他们是5G带宽,我可能不能真正的理解。”

“梗文”指的是在行文过程中以“梗”为核心要素的小说。“梗”与“用典”和“成语”类似,都是用一个极短小的能指去涵盖信息量极大的所指。高寒凝表示:“‘用梗’是当下年轻人日常交流尤其是网上交流时惯用的表达方式,每个梗内部都浓缩着巨大的信息量,甚至是完整的亚文化社群知识。这似乎暗示着,文字媒介所能提供的‘带宽’,已经不再适配这种高信息含量的交流方式,也有必要从4G升级到5G了。”

这样一种关于“迭代”或“转型”的看法,在会上引起了激烈的争论。北京市社科院文化研究所研究员许苗苗结合自己的经历谈了对两种媒介接收模式的理解,“我认为随着技术的发展,面临的不是文字的消失,或者文字成为障碍,而是说文字的障碍不存在了。文化的意象可以通过多种方式在各个文化群体之间传承。这不是一种迭代关系,更可能是一种多样化并存的状态。由于每个人的兴趣是有限的,我可能会过滤和选择一些东西,但并不说明其他的东西我不能理解。”

从上述三个视角出发,高寒凝认为,文字媒介对于未来的网络文学创作可能已经构成障碍,而网络文学的创作者们,也正自觉或不自觉地突破着文字媒介的界限。“据此反推,我们也可以将‘传统网文’理解为某种与文字媒介相匹配的、使用文字媒介已足够完整展现创作理念、传达创作意图的作品序列。”

江苏省网络作协主席、网络作家跳舞认为今天讨论的“带宽”不是一个新概念,十年前3G转4G就有过样的争论。他用一个例子来反驳这种焦虑,“网络文学第一次用户大爆发是什么时候?是2005年盛大收购起点中文网,把盛大游戏的用户导入到网文市场。游戏天然是图像化影视化的,为什么人们会从一个更丰富的娱乐方式回到文字?”他认为不能光考虑技术对网络文学的影响,还要把它放到创作成本、创作周期等更复杂的情境下来思考它的发展。

江苏省网络作协主席、著名网络作家跳舞回应道,“传统网文”作家也在与时俱进,无论是“抛梗”还是“颜文字”都是他们在今天文学表达中的自然变化。“如果强行在这里做一个分类的话,那么当下永远是新的,过去都变成’传统’了。现在大家都盯着5G,可我们忽略了网络文学另一个很大的优势——成本。相比于影视、音乐、游戏,网文的优势在于作家可以相对容易地制造出产品,这个成本优势如果不被削弱,网文市场就不会在5G下削减。”

吴正峻也就“梗文”能否成为一种趋势提出质疑,“梗文不能说就是一个未来的趋势,只能说是网络文学里面新增加的某种类型或写作模式,因为网络文学本就是最具有创新活力的文学,其网络性、创新性和时代性特征注定其会不断出现新的类型和题材,这是叠加而不是迭代,何况年轻的读者也在成长,他们的阅读趣味也会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而变化,所以,无论何种写作手法的创新,最后起决定作用的还是内容。”

免费or付费?谁来为普通读者免费买单

网络作家意千重则结合自身写作讨论了网络文学的内部迭代。她认为网络文学在网络生态圈这样一个大环境中,发生了内容潮流的迭代、作家的迭代、阅读推广方式的迭代。面对这种迭代更新,她有时候内心也会焦虑,但“现在看来,一个作者要延长自己的创作生命,还是要往精品化的方向发展,内容才是王道。”

自2018年连尚文学首开免费模式,今日头条、米读小说等也纷纷入局免费网络文学市场。有人说:“2019年,将是免费模式攻城掠地的一年。”

免费OR付费——如何看待现在一些文学网站推出的免费阅读模式?

连尚文学逐浪网副总裁李青福也来到对谈会现场。他表示,连尚文学打出这张“免费”牌,并不是为了免费而免费,而是以免费带付费,让付费用户越来越多。

邵燕君认为谈免费模式,首先要谈付费模式给网络文学带来了什么?她回顾了网文的付费模式探索过程,是起点团队在2003年10月试行,并且也是最终成功的付费模式。之前也有人探索,但因为盗版问题,最终都没活下来。起点付费模式之所以成功,很重要的原因是粉丝经济,而这种以粉丝经济为依托的付费模式也影响了网络文学的基本形态。

李青福解释说:“在付费时代,A写作B看书B买单,而现在的免费模式是A写作B看书C买单。免费模式不是让作者没钱拿,而是付钱的人从读者变成愿意为流量买单的人。”

邵燕君将网络文学同时作为一种产业形态的性质揭示出来。无论是直接付费,还是会员制、打赏制等,不同的付费模式与网络文学的写作状态密切相关。由这一视角出发,需要思考的是免费模式会带来什么新的影响。跳舞对于网络文学免费的担忧在于,免费以后,网文依赖IP收入,会逐渐变成其他行业的附属产业,影响网络文学的自主发展。

“但是如果遇到资本寒冬,C不买单了,怎么办?”跳舞认为,网络文学不应该变成免费。“如果变成免费模式,相当于把整个网络文学产业变成其他行业的附属,变成配套的下游行业。但内容本应该处在这个产业链的上游。在中国彻底消灭盗版之前,免费是一个伪命题。只有在没有盗版的社会里,网络文学才能依靠周边养活整个庞大的内容产业。”

本文由永利电玩城279999发布于现代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传统网文”式微,网络文学内部迭代正在到来?

相关阅读